海角吧论坛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56|回复: 3

手眼通天 连载三

[复制链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发表于 2018-3-30 17: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行干系太大,很多事情他自然不敢、也不放心诉诸纸上,还是见面密谈最稳妥。

    听到这句宽慰,崔巉心头稍松。如果只是送一封寻常书信,他进出书院承担的风险就小很多。

    “请您进屋静候,我现在就上山。”

    他不敢多嘴追问,将信封揣在胸前,也顾不上满屋学童,风尘仆仆而去。

    任真盘膝坐在树下,闭目养神,聆听着学童们清稚的诵读声。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三纲者,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

    “曰仁义,礼智信。此五常,不容紊……”

    三纲、五常,这两个词首出于董仲舒所著的《春秋繁露》,囊尽他在皇帝面前鼓吹的伦理秩序。若想神化儒家,教化万民,他势必把这套理论当作重要支柱。

    如今,它被编进《三字经》,在北唐各地的启蒙学塾里推行,可见董仲舒已经开始行动,着手准备开家立教。

    任真的谋划,也该展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7: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他来到圣地终南,就是为了点燃那根引爆全局的导火线。

    静坐半晌,崔巉送信返回时,身后果然跟着大先生颜渊。

    云遥一别数月,颜渊还是那副穷酸打扮,穿着一件灰旧长衫,腰悬葫芦,面容透着平和,很容易让人做出轻视的评判。

    静水流深,唯有眼光毒辣的人,才能看清他的可怕之处。

    他拱手行礼,笑眯眯地注视任真,“剑圣大人,你还真敢来此地啊……”

    初次在骊江上密谈时,他便主动邀请任真,弃剑从儒,归入终南书院。想不到,现在任真真的来了。

    任真起身,深深看了崔巉一眼。身份暴露,此人必须立即撤离。

    崔巉会意,躬身告退。

    颜渊视而不见,感慨道:“你应该知道,早在半月前,皇帝就降旨昭告天下,夺去你的圣人封号。换句话说,你如今已经没了护身符,难道不怕我加害于你?”

    任真站在原地,平静答道:“说实话,我很害怕。不过,我明白一点,你想要做的事情,只有我能帮你。”

    在骊江上,他们密谈很久,并且达成结盟协议。他深知,颜渊在某件事情上很需要他的帮助,所以他才敢孤身赴约而来。

    利用价值,就是存在的意义。颜渊没有杀他的动机。

    颜渊闻言,眉眼间笑意愈浓,没有丝毫杀气,“开个玩笑而已。你能按照约定行事,颜某由衷开心。”

    说着,他抬手做出请的姿势,邀请任真换个地方详谈。

    两人来到镇外的幽静小溪边,并肩而立,凝望向远方。云雾笼罩下,终南群峰若隐若现,彷如仙境,让人看不清真面目。

    沉默良久,颜渊率先开口,说道:“商量接下来的行动之前,我有些困惑,还想请你如实回答。”

    任真没有说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7: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颜渊问道:“那天在云遥宗外,我走以后,杨玄机对你说了什么?”

    任真有些意外,侧首看着他,反问道:“你为何对这点小事好奇?”

    颜渊脸色莫名阴沉,停滞片刻后,说道:“前不久,杨玄机强闯西陵,跟墨家李慕白联手,重创我师尊。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这件事。”

    “嗯。”

    任真的回答很精炼,等着颜渊的下文。

    在聪明人面前,尽量少说话,是避免犯错的最好办法。

    颜渊低头,看向清澈见底的溪水,目光冷漠,“那瞎子能预见一丝未来,这点我是信的。他既然说服了墨家巨子,那么很显然,他先前去见你,应该也是存着同样的心思。”

    任真随口说道:“什么心思?”

    他不是不懂,而是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显露聪明。

    颜渊眼眸骤眯,盯着溪底的一条银色小鱼。下一刻,那条鱼突然仰翻,漂浮在水面上,露出鱼肚白。

    它死了,通体结冰,是被冻死的。但小溪还在潺潺流动,流畅无阻。

    “你真不知道?阴阳家,墨家,以及廖如神所在的纵横家,他们贼心不死,无非是想联手抗儒。那么,先前他去见你,自然是想通过你,跟剑道结盟。”

    任真不置可否,眨了眨眼,“我既然来见你,本身就能表明自己的立场。你还在怀疑什么?”

    颜渊脸色渐渐和缓,解释道:“在我眼里,儒家的利益永远重于个人的得失,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我绝不容许,那些残兵败将挑战儒家的威严,更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阳奉阴违。”

    任真沉默,心里冷笑不止,暗道:“这就是你所谓的齐家?何必在我面前装出大义凛然的姿态,等到两者真正冲突时,你的本性自然会暴露出来……”

    颜渊蹲下身子,一边往葫芦里灌水,一边说道:“你可以放心,在最终目标达成之前,我会保护你的安全。但是,你必须听从我的安排,依计行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7: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任真凛然答道:“这是当然,终南书院是你的地盘,我没有激怒你的必要。不过,我有点担心,毕竟你那位二师弟太精明,偏偏又不站在你这边。”

    颜渊直起腰,仰头喝一口溪水后,淡淡说道:“精明又如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终究还是要靠拳头说话。只要我的实力够硬,他迟早得在我面前低头。”

    说着,他转身看向任真,“我不妨快人快语一次。你也很精明,可惜实力一落千丈,已经不成气候,所以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配合我下完这盘棋,不是吗?”

    任真点头,明白这还是在震慑他。

    从一见面,颜渊就疑虑重重,显然,杨玄机的西陵之行,暴露了诸家联合的意图,让这位儒圣首徒有所警觉,甚至开始怀疑起盟友的动机。

    “你多虑了。至少在重回八境以前,我不会再贸然与人为敌。不过,既然你提到实力,我确实有点难处,需要你帮忙。”

    说罢,他认真地盯着颜渊。

    颜渊淡然一笑,看透他的心思,“刚才见面时,我就猜出你的难处。原先咱们约定会面的时间,是在你四境圆满时。现在你刚到四境下品,就急于会面,肯定是想让我帮你。”

    任真并不否认,坦然道:“我失去宗门供奉,急缺修行资源,如今想提升修为,越来越难了。为了不耽误咱们的谋划,我只能来找你。”

    颜渊点头,说道:“帮你就是在帮我自己,你想得不错,为了让那一天早点到来,我没有理由拒绝你。说吧,你想怎么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