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吧论坛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713|回复: 73

手眼通天 连载二

[复制链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发表于 2018-3-30 16: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陵桃山下,来了一对老少。

    自从回到北唐,这几个月来,两人跋山涉水,走过不少路,见了不少人。

    好在老头精通奇门遁甲,遁天入地,移形换影,比普通御空飞行要快很多,才不致疲于奔命。

    纵使如此,小不起还是厌倦,觉得太不好玩,“老爷,咱们今天又要找谁呀?”

    他年纪还小,自然意识不到,今天这趟行程非常凶险,不像平时那样轻松。

    杨老头拉着他的小手,仰起面颊,眼珠微动,像是在看那茫茫山巅,又像是在看天。

    “老爷打算让你认个干爷爷,你说好不好?”

    话音刚落,小不起猛然摇头,像拨浪鼓一样,“不好不好,我只想跟着老爷!”

    他以为,杨老头是想把他送给别人。

    杨老头哈哈一笑,满脸慈祥,“就是让你叫声爷爷,又不吃亏,你还能占很大便宜呢!”

    话音轻松,他心里却不轻松。这一趟,压力很大,他甚至开始后悔,不该带小不起一同前来。

    作为阴阳家的首领,“冥圣”杨玄机,极少出现这种不安情绪。

    小不起眨了眨大眼睛,停下摇头,“占什么便宜?”

    杨老头笑道:“那老家伙姓廖。你要是认他当干爷爷,以后随他姓,名字就叫廖不起,这多了不起!”

    小不起闻言,咧嘴一笑,双眼眯成一线,“了不起了不起,这名字好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不起闻言,咧嘴一笑,双眼眯成一线,“了不起了不起,这名字好听!”

    从懂事起,小家伙就跟着杨老头一起漂泊,相依为命。他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甚至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很多次追问杨老头,迎来的都是一副古板面孔。

    小家伙很开心,仿佛有了一个了不起的收获。

    这时,杨老头想到些什么,再次抬头,仰望向山巅上空。

    有一道极细微的云气,透着淡淡的明黄色,始终萦绕在那里,挥之不去。这是某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象。

    只有自身气运太过强大,乃至能顺承天时、影响人间时,才会产生自然流露这种云气。

    人世间,能够观云识气,洞察此等气象的人,无不是阴阳家的大宗师。而在当今天下,恐怕只有冥圣一人而已。

    他虽然是瞎子,却能拨开迷雾,看清很多常人未知的事物。

    他叹了口气,表情复杂,幽幽地道:“我就知道,给你买糖葫芦的那个叔叔,也在这里……”

    这话是对小不起说的。

    小不起面露惘然,小脑袋瓜很快想起那日情形,笑得更开心了,“老爷,咱们是来找他的吗?”

    杨老头没回答这个问题。

    他攥着不起的小手,左手持鬼神幡,踏上山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有六圣,是屹立于武道最巅峰的存在。

    圣人一怒,流血千里。他们要想去某个地方,即便是戒备最森严的两朝皇宫,世人也很难阻挡他们的步伐。

    当初剑圣南下,独闯金陵,为了留住他,十大风云强者里的南晋四位,全部出动,才将他打成重伤,困在金陵城里。

    今日冥圣登山,想去碑林见廖如神,即使西陵书院全体强者出手,也无法拦住他。

    阴阳家和纵横家的这场会面,似乎势在必行。

    但是,自从进入西陵境内,杨老头心里那股不安情绪,始终挥之不去。

    阴阳家擅长推演,对未来的感应力极强,因此,他感知到的异样应该不是空穴来风。然而,西陵无人能与他匹敌,实在猜不出,此行会有何变数。

    直到行至半山腰,他才找到这股情绪的来源。

    桃树下,站着一名高大老人,穿一件洗得微白的青衫,气度儒雅,正笑眯眯地望着他。

    这老人脑后发髻略散,或许是疾驰而来的缘故,插在霜发间的那根竹簪歪斜着,摇摇欲坠。

    感知到这老人的存在,杨玄机拉着小不起的手一紧,微微侧首,老脸上浮出诧异之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

    青衣老人淡然道:“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对。”

    能让杨老头感到意外,停下前进脚步,自然是足够有分量的人物。再加上这句反问里的主人口吻,老人的身份不言自明。

    北唐有三圣,儒圣,冥圣和剑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圣失势,敢替西陵书院出头,站出来拦路的这位,自然就是当代儒圣,被天下读书人尊称夫子的董仲舒。

    杨玄机微凛,眉头皱了起来。

    夫子云游天下,神龙不见首尾,极少愿意驾临某家书院,此刻,他却突然现身西陵,出人意料。

    回敬的这句话不温不火,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他明显没有要迎客寒暄的意思。

    杨老头沉默一会儿,说道:“我跟儒家没有瓜葛,今日上山,只为去见碑林里那家伙。”

    董仲舒若有所悟,悠然道:“这样啊……既然你已经挑明,不为书院而来,按理说,我不该拦你。”

    凡是说出“按理说”这个词的人,一般都没有按理说的打算。

    他向前一步,慢条斯理地道:“不过,那些经碑乃至圣遗物,也就是书院的一部分。所以,为了书院,我不能让你上山。”

    廖如神是何许人物,他再清楚不过。这瞎子行事诡谲,更是不容小觑的劲敌。若让这两人会面,对儒家而言绝非好事。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书院是他的地盘,尊为天下第二强者,他完全没必要松口,放任外人在他眼皮底下活动。

    对于董仲舒的作风,杨老头并不意外,喑哑地道:“我不是你的学生,不会看你脸色行事。先礼后兵,既然你不同意,那尽管动手便是。”

    他这次来,本非只为见廖如神一面那么简单,而是要把对方救出来,大动干戈在所难免。

    就算是儒圣出面,同为圣人,他也不会心生怯意,不战而败。

    董仲舒呵呵一笑,表情依然和善,话意却强硬而霸气,“你打不过我,何必自取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老头沉声道:“多说无益,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他现在强烈感觉到,自己当初的判断都是正确的。这一战,他必须要打赢!

    他右手用力,将小不起抱在怀里,左手荡开鬼神幡,横在胸前。

    只见布幡之上,黑气翻滚,而那“装神弄鬼”四字,却闪耀白光,璀璨夺目。阴阳二气绽放,桃树下顿时煞意凛然。

    道生阴阳,阴阳生太极八卦,进而生天地万物。阴阳家修行,修的就是阴阳两气法门,蕴藏无穷变数,可谓气通鬼神。

    董仲舒看在眼里,嗤然一笑,“盲眼单手,就敢挑战我?杨玄机,那个孩子就是累赘,你若不放下他,今天会死在这里。”

    话音落时,他轻掸衣衫上的尘土,一股神圣清气从体内澎湃而出,浩浩荡荡,顷刻间笼罩山腰,恐怖意念主宰下,整片空间都陷入凝固,将杨玄机封锁在内。

    “这里可是儒家书院,文人气运强盛至极,你拿什么跟我斗?莫非你不知道,那座义字脉泉就在桃山?”

    董仲舒负手看着杨玄机,眼神怜悯,就像在看待宰的牛羊一样。

    儒家修行,修的是四书五经,这些经典所述的内容虽然驳杂,可以总结为十个字,天地君亲师,仁义礼智信。

    这五纲五常,并称十脉,是撑起儒家法门的核心脉络。天下众生,每当有一人修行相关的圣人真言,就会为这一脉加持一份气运,使这一脉的脉泉更为旺盛。

    譬如,有人修行发动“言必信行必果”这句真言,其属于“信”之一脉,信字脉泉就会自动注入一份气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如,有人奉行“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一句,属于“义”脉,桃山上的义字脉泉就会旺盛一分。

    十大脉泉,都是真实存在的,汇聚无尽灵力和气运,源自天下所有儒生,同时又反哺他们,使他们修行的那一脉法力更强。

    儒家这套修行体系,将天下读书人紧紧捆绑在一起,休戚与共,难以割舍。

    真正掌控儒家的少数人,也就是儒圣和其座下门徒,他们可以随意采撷十脉气运,据为己用,实际上是危害众生的阴损之道。

    随着儒家独尊,被北唐皇朝推崇,他们会迅速疯狂膨胀,失去约束和制衡。读书人越多,儒圣师徒获得的利益就会越多,并且跟天下命运结为一体,难以动摇。

    而眼前,儒圣董仲舒坐镇书院,可以随意调动那座义字脉泉,其真力空前强大,要想赢他,难上加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董仲舒绽放气势的一刹那,西陵书院所有儒生都感知到了。这种感知,并非从外部传来,而是源自内心。

    十脉气机,将天下文人紧密相连,若有人猝然移走大部分灵力,能立即引发大家的共鸣,更确切地说,那是一种怅然若失的错觉。

    他们心里空落落的,似乎体内某些微妙的东西,突然被人凭空抽走。

    书院各处的人们,此刻停下手中动作,不约而同地望向虚空,表情震撼。

    在那片山腰正对的上方,硕大云团汇聚一处,似穹庐笼盖四野。一股浩荡气息凌驾其上,散发着可怕的青光,笼罩整座桃山,为之披上一层轻纱。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这是儒家浩然气引发的异象。

    不远的另一侧,又有一道浑浊威势冲天而起,茕茕孑立,黑白两气翻滚奔腾,同样充斥着强大的神圣意味。

    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乎象矣。幽冥之力,鬼神之机,实在变幻莫测。

    二圣交锋,各自修为崭露,竟使天穹变色,仿佛要被撕成两半,随他们对峙!

    桃树下,董仲舒猛踏一步,右手一抬,那只拳头隔空朝杨玄机轰去。

    这一拳正大光明,没有什么花哨招式,只是简单直刺,速度不但不快,甚至有些迟缓,明显是要凭纯粹的内力取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拳尖之上,罡风暴起,浩然真力如潮水涌出,凝成一道明亮拳影,没有丝毫外泄。它碾压向前,不像是在针对某个人,而是它前方的一切。

    拳势正且直,让人生出一种无处遁藏的绝望,仿佛只要你敢站在它面前,无论如何闪躲,它还是会砸落到你身上。

    儒圣这一拳,凝聚着儒家一往无前的精气神,决然之势足可撼天。

    “我说过,在这北唐,没人能打赢我!”

    董仲舒的话音响起,平淡无味,彰显出绝对的自信。

    内圣外王,这是他给皇帝提的建议,更是他自身笃定的大道。作为儒圣,他要让儒家挫败百家,称霸天下!

    这一拳,也是王霸之拳!

    面对这前逼一步,杨玄机还是退了一步。

    那完美一拳看似遥远,刹那间便刺透空气,只有咫尺之遥。

    只见杨玄机抬起左手,掌心间真力狂涌,灌注到幡棍内部。

    黑白交映的幡面上,“装神弄鬼”四字已然不见,化成强劲白气,同幡布黑气缠绕一起。

    这两道真气,好似两条游鱼,头尾相衔,旋转追逐着,飘离幡面,悬浮在虚空中。

    这正是太极阴阳鱼。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阴阳鱼汇聚了天地万物的生机,深邃不可测,竟是扭曲空间,旋转中形成一道漩涡,要把一切吞噬进去!

    彼既攻之,我且陷之。

    此幡号称“装得下鬼,弄得了神”,此刻迎面而上,就是要强行装下这圣王之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树下,气浪翻滚,空间紊乱。

    而天穹之上,那两道恐怖气息同样逼近,挟着排山倒海之势,冲击向对方,在虚空中碰撞出一道巨大层面,竖垂万里!

    既金陵大战之后,天地间再现圣人对决!

    ……

    ……

    书院后山。

    两人站在碑林外,抬头仰视虚空,凝望着那两道滔天威势,脸上表情阴晦难明。

    春秋八十载,付之笑谈中。尘封的故事刚刚讲完,没想到,更精彩的故事就在眼前上演。

    “真是让人意外呐……”

    廖如神负手而立,眯着双眼,感慨这么一句。

    任真则沉默,表情变化不定。

    “清气浩荡,昭如日月,应该是儒家夫子。吞吐阴阳,诡变难知,多半是阴阳家那个瞎子。他们两人怎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大战一场?”

    他眉头微蹙,想不明白其中缘由。董仲舒现身,还好理解一些,毕竟这里是书院,但杨老头的到访,太莫名其妙。

    “两家素无瓜葛,杨玄机突然到此,肯定有他的意图。西陵书院里,难道有他想得到的东西不成?”

    一念及此,他开始盘算起来。

    “春秋经?不可能,阴阳家不会看得上儒家法门。那座脉泉?以圣人修为,更不会在意此物。额,难道……”

    他想到些什么,脸色微变,侧身望向廖如神。

    几乎同时,廖如神同样侧身,朝他微微一笑,“你也猜到了?看来野心勃勃、想放我出山的,不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任真点头,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可能。总不会是来找自己的吧?

    眼见那两道威势就要碰撞到一起,廖如神表情微凛,说道:“我猜,你肯定希望瞎子赢。不过,你们都想压制他,本身就说明,他已经很难被打败了……”

    任真低头,脸色一沉,朝碑林里走去。不用别人说,他也能猜出这场大战的结果。

    他对瞎子没有任何好感,但是,在云遥宗外,瞎子愿意放他离开,足够说明此人并无恶意。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尤其是在跟敌人交战之时,他更应该帮瞎子一把。

    他盘膝坐地,面对经碑,闭上了眼睛。

    廖如神把他的举动看在眼里,好奇地问道:“你难道不关心这场胜负?”

    任真没有睁眼,幽幽地道:“儒圣归来,咱们还是多关心自己吧!你到大阵边缘守着,我若不赶紧解碑,你今天会死在这里!”

    廖如神闻言,神情剧变。聪慧如他,一点就透。

    既然他们二人都猜出,杨玄机的目标是幽禁后山的廖如神,董仲舒当然也能意识到。打败对手后,他肯定会立即来这里,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以前,因为对春秋大阵充满自信,儒家有胆量让廖如神苟活下去。现在,被一家圣人盯上,夜长梦多,他们必然不会再冒这个险。

    所以,任真的判断很正确。杨玄机被打败后,下一个要倒霉的,就是廖如神!

    廖如神毫不犹豫,朝春秋大阵边缘跑去。以前,他还能在这里苟且偷生,但是今天,任真若无法解碑,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你若得手,老夫余生愿听你差遣!”

    任真没有说话,心意微动,伸出左手,对准了那些经碑。

    “还好有你在。这场大战的胜负手,就由你来当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