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吧论坛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565|回复: 67

手眼通天 连载

[复制链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发表于 2018-3-29 2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25.3333px] 云雾深处。

[size=25.3333px]    阴暗大殿里,香烟缭绕,气氛有些沉闷。

[size=25.3333px]    一个矮小枯瘦的老人负手而立,凝视着面前供桌上摆放的道剑,目光闪烁不定。

[size=25.3333px]    在他身后,年轻人垂手躬身,神态恭敬。

[size=25.3333px]    “方容,此事你安排得不错。虽属内部纷争,还是在这种场合下,借外人之手最合适。”

[size=25.3333px]    老人漫不经心地说着,轻轻抚摸着那把道剑,神情冷漠。

[size=25.3333px]    名为方容的年轻人不敢大意,把头压得又低了几分,“掌门师尊,这其中的火候我拿捏不准,还得请您明示。”

[size=25.3333px]    老人捧起茶盏抿了一口,眯起双眼,品味着唇齿间的淡淡苦意,良久才咽下。

[size=25.3333px]    “别死人就行。”

[size=25.3333px]    听到这话,方容一怔,显然没料到掌门对那人的底线如此之低。

[size=25.3333px]    “我有点担心。小师叔毕竟曾是真武剑圣,咱们这样坐视不管,会不会寒了那些宗门元老的心?他们若是出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2: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担心。小师叔毕竟曾是真武剑圣,咱们这样坐视不管,会不会寒了那些宗门元老的心?他们若是出面……”

    老人嗤然一笑,眼角的皱纹褶在一起,饱蕴沧桑。

    “你以为那些老狐狸,这么多年都是白活的?大道无情,他们比谁都明白这四字之间的冷酷,避犹不及,哪有胆量去大义凛然?”

    方容神情豁然,“我懂了。”

    老人有些不放心,嘱咐道:“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都别答应。除非,拿东西来换。”

    说这话时,他深深看了方容一眼。

    方容当然听懂了,说道:“我实在想不通,他这次回来,到底图的是什么?既有真武剑,又有孤独九剑,难道他不该躲进深山潜心修炼?”

    “想不通就别想,”老人语气冷峻,“等他重伤瘫痪以后,你还是当面去问他吧!”

    方容行礼,转身就要离去,忽然又想起一事,“对了,几日前薛清舞赶回来了,咱们……”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阴影里,老人幽暗如鬼,目光森然。

    “你以为我不想让他死?这个小姑娘,代表着很多人的态度……”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2: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虚空中,任真淡淡一笑,“三境于我如浮云,别说你只能领悟皮毛,就算真的踏入第三境,在我面前也不值一提。”

    三境于我如浮云,好狂傲的口气!

    这云淡风轻的话语传到耳中,在人们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不愧是曾经的风云强者,即便跌落到初境,依然能三境无敌!”

    没人知晓剑圣如今的真实身份,他们还以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是顾剑棠的余威所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2: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是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世人知晓少年任真的手段,绝对会惊掉下巴。

    下方广场上,夏侯霸终于缓过神来,面目狰狞可怖。

    他这次奉命前来,本就是为了羞辱顾剑棠,志在必得。万万没想到,反而会变成自取其辱,这叫他如何甘心。

    “虚张声势,你只不过神念稍强,艰难压我一头而已!”

    他瞳孔里透出疯狂意味,狠狠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咽了下去。

    “既然你说三境如浮云,那我就用三境修为,当众将你打落云端!”

    只见他浑身气息暴涨,喷薄出无数白汽,杀意森然,将他笼罩在内。

    “他是不是疯了!”人群大惊,心脏开始剧烈抽搐,“机缘不至,强行破境,这样绝对会留下致命内伤!”

    他们对夏侯霸的疯狂无法理解。

    以他的天赋和身份,前途不可限量,日后绝非池中之物,根本没必要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选择自毁前程的拼命之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2: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这次,就没有肿脸那么便宜。他的剽悍身躯像断线风筝一般,直接被掴飞,摔出大老远。

    大家目瞪口呆,没人能看出端倪。

    即便是夏侯霸本人,也只是在任真左手扬起的刹那,感觉精神恍惚,身体无法动弹,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更无法察觉到那抹金光的存在。

    这太诡异了!

    任真漠然看了他一眼,转身朝山门走去。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只是是幕后某些人安排的小把戏,他也懒得跟这种小角色计较。

    夏侯霸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望着那道远去身影,怔在了那里。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2: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会儿功夫,任真已然翻完三本,有些疲倦,“你帮不了我,一切全靠我这只左手。如果累了,你可以去休息。”

    她嗯了一声,默默陪伴在身后,看着他翻书。

    一楼有八百部剑经,分成一千多本书,满满当当装了两大排书架。任真足足翻了两个多时辰,才总算全部翻完。

    当他们登上二楼时,楼外的天已经黑了。借着昏暗的烛火,任真开始翻这里的六百本。

    莫雨晴始终站在旁边,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不知厌倦。

    她能明显看出,踏上二楼后,他的动作缓慢许多,于是关切地道:“如果累了,可以先休息一会儿,没必要太拼命。”

    任真抬了抬僵硬的肩膀,一阵酸痛袭遍全身。翻书的动作诚然微不足道,但是连续翻过如此多本,而且逐页不息,谁都吃不消。

    更何况,他这神通貌似从容不迫,实际上消耗太多心神,远比看起来更艰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3: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任真眉头紧皱,他当然清楚这些,沉默地朝西南方走去。

    作为云遥宗主峰,朝天峰气势磅礴,雄伟壮观。

    山道宽阔,铺着无数方正的石阶,笔直地通往峰顶,一眼望去,茫然看不到边际。

    两人花了很大力气,终于登上峰顶。

    黄昏已近,日光黯淡,洒落在鳞次栉比的殿宇建筑上,深邃而沧桑,透着一股肃杀之意。

    任真捏了捏酸痛的双腿,从莫雨晴手里接过剑匣。

    匣里原本盛着的是真武剑,把它交给隋老怪后,从夏侯霸手上夺来的开山剑便鸠占鹊巢,临时成了他的配剑。

    取剑在手,他转身叮嘱道:“稍后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插嘴,只管跟着我就行。”

    莫雨晴不知该说什么,低头咬住嘴唇,心里却想着,无论有多凶险,自己都不会袖手旁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3: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任真不知她的真实想法,感慨道:“在见剑峰下,你说云遥宗空有三千剑经,却成不了最强剑宗。当时我就想告诉你,交不出足够的筹码,就没资格踏进归云阁。偌大云遥宗,弟子有数万,真正读过那些剑经的人,又有几个?”

    莫雨晴沉默,攥紧了拳头。

    任真手持长剑,走向大殿,沉声说道:“云遥宗覆灭,是大势所趋。再强大的剑,也救不了这群渺小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3: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操你妈,三更半夜不睡觉,还要跑来受这罪!”他操着浓重的清河口音,骂骂咧咧,一脚踢飞面前的石子。

    “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老子先睡一觉再说!”

    这个念头一起,他便立即行动,双脚在地上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弹射到路旁那棵苍翠古树上。

    树林幽静,正适合休憩。他身子一倒,躺在宽大粗壮的枝干上,酣然睡去,暂时把那神秘正事抛在脑后。

    半途而睡,此刻的崔鸣九不会想到,这将成为他一生中最懊悔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静寂中渐渐传出窸窣声响。

    原来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道身影同样晃晃悠悠,迟缓地从山下走来。

    跟崔鸣九不同,这人之所以身形不稳,步伐紊乱,并非是醉酒的缘故,而是因为他受了很重的伤。

    前天在山门外,他为了打败剑圣,吞服丹药强行破境,不仅没能获胜,反而造成自身重创,全身经脉被药力摧毁,修为如泡影破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16

帖子

655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3: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沦落到去登门哀求仇敌,夏侯霸现在是有多凄惨?

    俩人陷入沉默,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是来寻衅,那很好办,动手赶走就是。但他这样跪在门前咚咚磕头,大半夜的,实在太别扭。

    他对莫雨晴挤了挤眼,示意她来打发走。谁料她佯装不知,转过身去,又把这棘手的难题丢给了他。

    见气氛冰冷,夏侯霸心里压力陡增,愈发害怕他们闭门睡觉,把自己晾在这里,更加卖力地磕头,额头上鲜血四溅。

    “只要你们收留,我愿意当牛做马,干什么都行!”他脸色凄凉,颤声说道:“从今以后,我这条命都是你们的!”

    他实在是走投无路。

    弄丢镇族宝剑,这是天大的罪责,一旦被夏侯家的心腹抓到,他这条小命都没了,更别谈什么当牛做马。

    任真吃软不吃硬,就怕别人装可怜。他看不下去了,咧了咧嘴,摆手说道:“别这样,你先起来。”

    夏侯霸松了口气,站起身时,额头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他自己也感到屈辱,两行热泪滚滚流下,硬是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任真叹了口气,“唉,你这是何苦……有话进屋再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