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吧论坛

搜索
海角吧论坛 首页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小说:无聊的娱乐新闻将梦魇驱散,他每天都在加班训练自己

2019-4-12 19:05| 发布者: AgKDjFcG| 查看: 86| 评论: 0

摘要:   幽无做了个奇怪的梦。  静谧而陌生的森林,大片红紫蓝相间的花整蔟整蔟地铺陈在路边,肆无忌惮地怒放着,鲜丽娇艳得刺眼。而所谓路,只是一条条细细的山间小道,阡陌纵横,在锦绣花团的簇拥下,彩色溪流般向着 ...
小说:无聊的娱乐新闻将梦魇驱散,他每天都在加班训练自己


  幽无做了个奇怪的梦。

  静谧而陌生的森林,大片红紫蓝相间的花整蔟整蔟地铺陈在路边,肆无忌惮地怒放着,鲜丽娇艳得刺眼。而所谓路,只是一条条细细的山间小道,阡陌纵横,在锦绣花团的簇拥下,彩色溪流般向着密林深处蜿蜒。

  极目四顾,俱是低矮的农舍小屋,依山而建,砖瓦筑就,配着藤蔓织成的篱笆小院,显得简洁而干净;偶尔空中传来几声婉转的鸟鸣,抬头却看见大片遮天蔽日的繁茂枝叶,阳光从树叶隙缝中露出点点金色笑容,熏风一拂,透射在身上、地上的光斑便雀跃着跳动……

  毫无征兆地,这世外桃源般的景致骤然间变得模糊,朦胧中,一群衣着质朴的人,他们齐齐地看着幽无,眼中写满茫然,而一张须发皆白的老人脸孔,逐渐变得清晰,老人威严的面上明显挂着愤怒,上下唇无规则地开阖,幽无知道,老人是在对自己喝斥着什么。

  幽无突然间感到莫名的恐惧,而静谧也不翼而飞,四周开始喧闹起来,天旋地转中,伴随着一阵急促而尖锐的婴儿啼哭,幽无醒了。

  醒来的时候,幽无发现自己正躺在父亲书房的太师椅上。那是一把纯手工编织的藤椅,年代久远,颜色有些发黑,却更显古朴,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一件事便是悠闲地躺在上面看书。

  幽无将头靠在椅背,轻轻摇了摇,太师椅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重新闭上眼睛,幽无静静地听这熟悉的吱呀声,希望这样便还能看见父亲的声影,感觉到父亲的温度。

  奇怪的是,方才梦境中的一切却总挥之不去,特别是那张老人脸和将醒时婴儿的啼哭,直到现在还如影随形地在他脑中回荡。

  “难道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幽无皱了皱眉,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希望找到一篇无聊的娱乐新闻将梦魇驱散,但目光却自然而然地落到已经看了无数次的那篇报道上。那是篇本地市内新闻,篇幅不大,标题却让幽无揪心:《市图书馆大火 管理员殉职》……

  幽无的父亲幽治只是一名普通的图书馆管理员,当然,“普通”只是外界对他的看法,也可说是幽治刻意留给外界的印象,作为儿子的幽无却很清楚父亲身体里蕴藏的秘密:跟发动机较量的怪力可能不逊于猛兽;全力奔跑的速度或许能让博尔特汗颜;身体的柔韧性和敏捷度让人联想到猎豹;还有那蟑螂般的反射神经……太多了,对普通人来说,幽治身体上的优势太过明显,甚至显得怪异。

  当然,这些身体优势或许在极少数经过残酷军事训练的人身上也能部分体现出来,但要说一个人从来不进行任何专业训练,其身体素质便能达到甚至全面超越最顶尖的特种兵,这样的事,用“怪异”来形容恐怕还不够恰如其分。

  而不知是幸或是不幸,这种怪异特质甚至还能够遗传!幽无清楚地记得,小学三年级时,由于被当时六年级的“校霸”取笑自己是个没妈的孩子,火冒三丈的他单手提起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校霸”随手便仍出三四米。幸而有刚汲取了雨水的湿润草坪做垫,“校霸”只是擦破了几块皮,左手脱了臼,没什么大碍,但其心理上巨大的的震撼和恐惧却无处宣泄,很洒脱地便尿了裤子。由于当时围观者众多,还有多名小朋友被吓哭,影响极其恶劣,这件事的后果也很明显了,幽无被迫转学。

  出乎意料地,幽无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严厉的体罚,但作为父亲的幽治处事却开始变得谨小慎微,性格也越来越内敛,他似乎意识到,这里不是武侠世界,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让身体归于“平凡”才是最好的方式,自此后便辞去某大型房地产企业老板贴身保镖一职,辗转到另一个城市,做了一名普通的图书管理员。而幽无及其妹妹幽柔也被时时告诫要低调做人低调做事,绝不能让自己显得太过异常。

  幽柔自不必说,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自不想给人留下“女金刚”的印象,生性调皮的幽无可就憋得有些难受,但接连闯祸几次之后便也学乖了。一家三口平淡安详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二十多年,这期间幽无曾无数次的问起这怪异的“家族遗传身体”的事,每次都被幽治厉声喝斥,或者以一句“不知道”随口搪塞过去,久而久之,幽无也不再问,但他从幽治不安的眼神里还是看出,父亲一定在隐瞒些什么!

  久远的思绪被肚子发出的咕咕声拉回现实,父亲葬礼的事让他忙坏了,心情糟糕的他几天来除了喝水,几乎没吃任何实质性的食物,而如何把父亲突然逝世的事告诉在外地上大学的妹妹,更是让他大伤脑筋,身心俱疲的他真希望这一切就是一场梦。

  再次仔细看了遍父亲殉职的报道,幽无眼睛有些湿润,直到现在他也不相信一场小小的火灾就能夺取父亲的生命,但这几天调查来的事实却又不断地掐灭他徒劳的妄想。幽无意识到,从今往后,自己就要和妹妹相依为命,母亲因为生幽柔的时候难产而死,现在父亲又不在了,那些从前自己想从父亲嘴里套出的秘密,变得一文不值,剩下的,只有生活。

  幽无将手上的报纸揉成一团仍进废纸篓,起身来到书架前。他准备暂时搬到幽柔上大学的城市去居住,一来告诉她父亲的死讯,二来也想离她近些有个照应,毕竟现在妹妹成了他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东西。而在走之前,他决定找几本父亲生前喜欢看的书,以作慰藉。

  打开书架的玻璃窗,幽无随便抽了两本,待抽到第三本时,手中的感觉却陡然有些异样。那是一本硬皮烫金字精装版《水浒》,大概有三指厚,照理来说重量至少在三斤以上,但手感告诉幽无,这本看似笨重的大部头书绝对超不过一斤!

  “好像是空的。”幽无脑中一闪念,轻轻揭开厚厚的书皮,果不其然,这本《水浒》果然很“水”,腹中是掏空的,哪是什么书,分明是一个外观做成书状的盒子。而让幽无眼前一亮的是,盒里还躺着一些东西。

  跃然入眼的,首先是两张有些发黄的照片,照片下方则是一本薄薄的笔记本,这便是《水浒》腹中的全部内容了。

  幽无轻轻拈起照片中的一张,发现定格其上的是一场特殊的拔河赛,说其特殊是因为参赛双方的人数极其不对称。幽无数了数,绳子的一端足足有八人,看样子还都是精干的年轻小伙,而另一头却只有一个人!戏剧性的是,那人以一敌八似乎还显得绰绰有余,而八人组却被拉得东倒西歪狼狈万状。整个情景显得极为生动有趣,画面也鲜活饱满,只一眼,身临其境的感觉便油然而生。

  幽无会心地笑了笑,他打眼就认出那展现惊世骇俗力量的人分明就是他父亲幽治,而诸如此类的画面他再熟悉不过,自懂事起他便见过父亲数次类似的比赛,除了比力气,还与专业选手比跑比跳、比攀岩、比格斗、比游泳、比飞镖……

  幽治似乎总能从胜利的喜悦和观者惊诧的目光中提炼出无上快感。然而,当某天他发现人们注视他的眼神里不再只有惊奇和崇拜,而是夹杂了畏惧和看怪物般的疏离甚至是敌视时,幽治方才觉悟到这个社会需要的只是平凡,再加上儿子幽无的“打校霸”事件,幽治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格和行为会给儿女造成怎样的影响。他开始变得低调而安静,而幽无自此也再没见过父亲与任何人打赌或比试。

  无奈地束起回忆,幽无从盒里拿起另一张照片,嘴里发出“咦”的一声轻呼。

  这张照片质量不高,颜色也有几处地方剥落,看得出拍摄的年代比较久远。内容非常简单,就是两个人规规矩矩的静立合照,其中一人依然是父亲幽治,旁侧站着的却是个陌生的外国男子,这老外比幽治还高半个头,满头卷曲的金发,上嘴唇蓄着西方人特有的大胡子,目测约莫有三十来岁。照片中,他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搭在幽治的肩上,显得甚是亲热,咧开大嘴,正对着镜头笑逐颜开。

  虽然这老外的表情像捡到宝,幽无却并不怎么在意,让他感到有些诧异的,是父亲幽治的一身打扮。照片上的幽治上身套件黑色窄袖镶有花边的右开襟上衣,下边穿条湛蓝色多褶宽脚长裤,脑袋上还严严实实地裹着方黑色包头,更奇怪的是包头右前方突突地支着条长锥形结,像极了古时孩童扎的“冲天辫”。这造型,很明显是某个少数民族男子的典型装扮。

  “老爸挺懂生活的,到少数民族地区旅游还不忘弄套当地服装来过瘾……”幽无下意识地想。但再仔细看了会儿,又觉得不怎么像是旅游时的留影。从影像质量和磨损度来看,这张照片起码有二三十年的历史,这点从照片上幽治那比幽无还年轻的容貌上也能得到佐证。二三十年前,中国改革开放才刚起步,整个社会基本还处于求温饱的时期,有钱有时间到处旅游的还是不多,照片上幽治那憨厚朴实的笑容也让幽无确信老爸绝对不是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而且幽治那身少数民族打扮也实在太合身了,幽无直觉上父亲绝对是经常穿着那套行头!

  这么说老爸是少数民族的?不对啊,“幽”这个姓氏虽然比较少见,但绝对是汉姓,如果说是为了方便融入社会后来改的,干嘛又要挑个如此生僻的姓氏,姓李姓张不更加“汉化”么?老爸他究竟还掖着什么秘密?为什么我们一家人的身体都跟普通人不同?为什么我们家没有任何亲戚?为什么母亲生前的事他又从不吐露半点?……因为一张照片,萌生出太多问题,新的旧的疑惑盘根错节纠缠在幽无心头,剪不断,理更乱。

  最后,幽无断然停止了自己无意义的猜测,既然暂时理不清,那就先放下,他并不是个硬钻牛角尖爱拱死胡同的浑人。

  幽无将两张照片揣进上衣口袋贴身放好,接着拿起了《水浒》盒中的笔记本。此时的幽无并不知道,就从这一刻开始,他将踏上一段险象环生、不可思议的奇诡旅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